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学院新闻

2016年全球经济金融形势展望及中国应对研讨会在我校顺利召开

作者:     日期:2016-02-23    来源:

  2016年1月16日,由中央财经大学国际金融研究中心、全球金融治理协同创新中心主办的“2016年全球经济金融形势展望及中国应对”研讨会在中央财经大学学术会堂举行,就2016年全球经济形势、大宗商品市场、全球去杠杆、国际收支、人民币汇率等相关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会议由中央财经大学国际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全球金融治理协同创新中心主任张礼卿教授主持,主要发言嘉宾包括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毕吉耀、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副所长陈卫东、中央财经大学国际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谭小芬教授、国家外管局国际收支司副司长温建栋、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张斌研究员等。金融学院国际金融系系主任张碧琼教授、金融学院教师黄志刚、肖凤娟、赵建平、尹力博、陶坤玉、鄢莉莉、苟琴、董兵兵、顾弦等参与了讨论。
  张礼卿教授首先热烈欢迎并介绍了与会嘉宾。随后,张教授阐述了对当前全球经济形势的看法,并提出一系列值得高度关注的发展议题。他认为,当前的全球经济形势总体上依然严峻,全球增长继续保持低速态势,同时呈现分化局面。美联储加息、美元汇率继续居高不下、资金大量回流美国、初级产品价格暴跌并且持续低迷,国际贸易和投资继续放慢、中国经济的国际影响迅速扩大,经济政策溢出效应不断增大等,使得当前外部环境复杂而不确定。此外,伴随着实体经济下行压力的加大,金融市场风险显著上升。面对复杂的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有很多问题值得深入探讨。比如,应该如何看待当前的形势?美国的货币政策调整会不会导致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大面积危机?中国经济如何避免进一步下滑?是否应该运用汇率政策刺激经济?应如何评估通过市场干预坚守汇率稳定的经济后果?应如何增强资本管制的有效性?供给侧改革有哪些措施应该并且可以在短期内实施?各种经济政策之间的配套应该如何进行?等等。
  第一位演讲嘉宾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毕吉耀就2016年全球经济形势及发展趋势发表演讲。毕所长认为,金融危机之后,全球经济正经历中长期的剧烈波动。总体上判断,从2007年到现在,全球经济仍然处于深度调整变革时期,而且金融危机的深层影响不断显现,全球利益格局战略博弈更加复杂,全球不稳定的因素在逐渐增多。对于全球经济走势,毕所长认为,经济复苏在未来五年仍然很难取得,低速增长会成新常态;同时经济走势分化,宏观政策协调困难;大宗商品价格回落、产业变革加快、全球分工重组、经贸规则将重构、地缘政治影响上升。他强调,国内处于结构性改革的紧要关头,面对错综复杂的外部因素,如何应对外部因素将是今年重点关注的问题。
  随后,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副所长陈卫东聚焦大宗商品市场,探讨了石油价格变动及其对全球经济金融的影响。陈所长指出,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大宗商品价格呈现下降态势,而引起石油价格下降的因素主要包括五个方面:美国页岩气的开采和进口量的大幅下降、美元升值、金融投机、伊朗出口解禁以及OPEC出口政策的维持。综合考虑,未来一两年内,石油价格仍然会处于比较疲弱的状态。不考虑极端情况,石油的合适价格在开采成本40美元左右。大宗商品价格下降对全球经济影响有利有弊,有利于促进净进口国福利和经济发展,但会对大宗商品输出国财政、国际收支、企业利润等造成重大负面影响。同时,大宗商品价格下降加剧了全球外汇市场波动,增加了新兴市场的脆弱性。全球经济协调应该纳入大宗商品价格的变化。对于大宗商品出口国,可以在价格高峰时,建立相应的基金,保障基础设施发展的投入。对于大宗商品进口国,可以建立储备资产,调整进口来源国的地域结构,提升某些产品的定价话语权。
  谭小芬教授讨论了全球去杠杆化的现状和影响。全球非金融部门的债务占GDP比重仍在上升,去杠杆实际表现为加杠杆的速度放缓。2010年到2014年,与投资回报率上升有关,新兴市场国家非金融企业债务不断上升。和新兴市场国家比较,中国的债务水平在2011年前相对较低,其后不断上升。中国非金融企业的债务水平比较高,政府债务和居民债务相对低一些。而前者主要是国内债务,外币债务相对较少。国有企业的杠杆率往上走,私营企业的杠杆率在2011年之后也缓慢上升(除房地产部门)。这些债务主要集中于房地产和建筑、交通业、制造业,且规模越大的企业债务比例越高。中国企业每年债务利息约占GDP的比值约10%。企业债务负担过重容易形成资金空转,影响盈利能力,最后导致破产。中国去杠杆问题突出,主要是因为工业企业的投资回报率下降。大部分的去杠杆都是被动去杠杆。去杠杆会引起经济增速下行,但是去杠杆也需要经济的持续增长做支持。如何稳增长和调结构是中国面临的重大问题。为了降低中国企业的杠杆率,可能建议是从资产端看,通过城镇化、一带一路等创造需求,保持适度的通胀;从负债端看,进行结构性改革,让民营企业参与其中;从金融层面看,要适当违约,注销坏账,进行资产证券化;从权益端看,放开IPO,发展资本市场,放开并购。
  国家外管局国际收支司温建栋副司长就当前国际收支形势展开深入分析。我国国际收支形势与全球经济形势息息有关。总的来说,2015年中国国际收支呈现经常账户顺差,资本账户逆差。经常账目占GDP比重近年不断扩大,说明中长期经济状况良好,但也说明资本不断流出。资本外流主要包括对外投资、藏汇于民、负债去杠杆三个方面。中国人民币汇率趋向均衡,汇率形成机制市场化改革在推进,国际收支在趋向均衡。2015年结构性改革、一带一路能带来实质性收益,经常项目顺差增加。2015年大宗商品价格大跌使货物贸易顺差增加。因此,经常项目顺差会保持增长性水平。并且考虑到中央财政极其健康,负债率低,中国经济增速高,资金流出可控。由于我国国际收支趋于稳定,国际环境对中国的影响很大,外汇资金波动将会越来越大。此外,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有很大的溢出效应,预计会对美元升值加息造成影响。
  最后,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张斌研究员分析了人民币汇率形势。中国外汇基本面纵向看比较差,横向看比较好。从经常项目看,人民币汇率不会长期下跌。从利差因素看,美元加息不会太多。人民币汇率走势的最大不确定因素是人民币贬值的预期。人民币在2014年3月拐点后开始贬值。2015年8月11日央行取消中间价改革似乎暗示央行决定让人民币汇率市场化。但8月13日后央行又干预市场使得人民币又趋于平稳。11月后央行放松干预,恢复市场供求决定。人民币贬值压力在未完全释放时,人民币继续贬值,市场看到了人民币存在一个贬值通道,加速兑换美元。马骏发言中提到,目前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已经不是盯住美元,但也不是完全自由浮动,而是加大参考一篮子货币的力度,即保持一篮子汇率的基本稳定。这是在可预见的未来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主基调。更加成型的对一篮子货币的参考机制将涉及一系列安排,包括引导市场测算保持一篮子汇率稳定所要求的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水平,要求做市商在提供中间价报价时考虑稳定篮子的需要,以及央行在进行汇率调节时维护篮子稳定的策略。中国在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中,会明显强化一篮子货币的参考作用,但不会严格盯住一篮子货币。未来,对一篮子机制的设计也可包括根据宏观经济走势对一篮子逐步爬行的机制。预期人民币贬值会持续较长时间,遇到压力央行会采取外汇市场干预和资本管制措施。但目前主要的忧虑,是市场对央行是否信赖。
  与会学者还就资本账户开放的含义、在经济自由化改革中的顺序、开放的具体路线图、中国资本账户开放的目标、人民币国际化与彻底资本账户开放的关系等进行了深入讨论和交流。
  张礼卿主任最后进行总结发言,认为与会专家学者对全球以及中国经济金融形势进行了高水平的极富价值的学术和政策探讨。深入的研讨和交流,有助于我们更为深刻地把握和认识当前国内外形势;与会者提出一些分析和建议对于解决我国当前面临的宏观经济和金融问题具有重要的政策借鉴意义。本次形势讨论会的圆满召开,是我校国际金融研究中心和全球金融治理协同创新中心与国内政策制定部门、研究机构协同进行的例行合作,也开启了中心2016年研究和协同创新工作的新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