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学院新闻

姜富伟副教授论文被国际顶级金融学期刊JFE录用

作者:     日期:2017-09-05    来源:

  我院姜富伟副教授作为第一作者与华盛顿大学Guofu Zhou, Xiumin Martin,和佐治亚大学大学Joshua Lee教授合作的论文Manager Sentiment and Stock Returns(《经理人情绪与股票回报预测》)提出了一个全新的上市公司经理人情绪指数,并研究了经理人情绪对金融市场资产价格、公司盈余、宏观经济和公司投资行为的影响和预测能力。本文近期被全球顶级金融学期刊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金融经济学杂志》,简称“JFE”)录用待发表。JFE作为涵盖金融经济学理论和实证研究课题的同行评议学术期刊,与Journal of Finance(JF)和Review of Financial Studies(RFS)被公认为全球三大顶级金融期刊,JFE也是UT-Dallas24和FT45国际顶尖经济管理期刊目录之一,影响因子高达4.5。本文是姜富伟副教授继2015年在金融学顶级期刊RFS发文后,再次在金融学顶级期刊JFE发表研究论文。

  具体说,本文使用前沿的文本大数据情绪挖掘方法扫描上市公司财报和电视电话会议文本文档数据,并利用金融情绪词汇列表和文本词包法提取公司财报和电视电话会议文本文档里隐含的积极或消极情绪信息,并由此构建反应经理人情绪状态的经理人情绪指数。实证研究发现,高经理人情绪显著预测低未来股票回报、低未预期盈余以及高过度投资,而且经理人情绪的影响在那些现金流不确定性高、估值主观性高或套利摩擦高的股票中更明显。经理人情绪对未来股票回报的预测能力非常强,月度R方指标高达9.75%,从资产配置和投资管理角度看每年能带来大约7%的超额收益。经理人情绪指数比目前已知的所有宏观经济指标的预测能力都强,控制经济变量后经理人情绪的预测能力仍保持显著。

  经理人情绪指数的预测能力和著名的Baker-Wurgler投资人情绪指数相当而且预测信息互补:经理人情绪更多放映了经理人对经济基本面和公司未来盈余状况的预期偏误,以及由此带来的投资决策失误,而投资者情绪更多反应了套利摩擦。具体说,当经理人情绪高涨(乐观)的时候,当时的宏观经济和公司盈利状况一般处于历史高位。经理人变得过度乐观,简单趋势外推认为未来的经济基本面和公司盈利会变得更好或维持高位,而忽视了由于经济周期和盈余周期的影响,经济基本面和公司盈利会大概率均值回归,因此高涨的经理人情绪会带来当下过度乐观的现金流预期和股价短期的高估,以及未来负的非预期盈余和股价崩盘下跌。受过度乐观经理人情绪影响,公司一般会加大融资和投资力度。同时,考虑到固定资产投资和决策周期长、存在时滞,因此高经理人情绪会导致公司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内都会出现有低投资回报的过度投资现象,带来公司价值破坏。

  总之,本文着眼于用最新的文本大数据情绪分析方法测度上市公司高管或经理人情绪,研究经理人情绪对于资产价格、盈余预期和过度投资的影响。从政策层面看,当上市公司因为高涨的经理人情绪大举扩张或投资的时候,投资者和监管层应该格外谨慎,因为这些投资很可能在未来不能获得预期的盈利,会带来价值破坏。在过去的几年中,中国股市经历了狂热的泡沫和惨烈崩盘,中国股市未来想走出慢牛行情,更好服务实体经济发展,投资者和监管层比以往任何时刻都需要及时了解经理人群体情绪的波动,并采取合理反周期措施及时应对,我们的研究将为监管政策制定提供有效的参考。

 

作者简介:

  姜富伟,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副教授,资产管理研究中心研究员。新加坡管理大学金融学博士,FRM,厦门大学金融学硕士。主要研究方向包括行为金融,资产定价,投资管理等。曾在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 Review of Financial Studies,Journal of Banking and Finance,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Money and Finance, Journal of Portfolio Management,Pacific-Basin Finance Journal,Emerging Market Finance and Trade,《金融研究》,《经济学动态》等重要期刊发表多篇学术论文。曾获得FMA亚太年会CFA最佳投资论文奖、Emerald优秀论文奖、《金融研究》优秀论文奖、TCFA最佳论文奖等学术奖项。曾在中国金融国际年会、财务管理协会年会、亚洲金融协会年会、Q-Group论坛、澳大利亚金融年会、芬兰中央银行、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人民大学、浙江大学、中山大学、厦门大学等宣讲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