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教师观点

【王雅琦】汇率变动、融资约束与出口企业研发

作者:     日期:2018-10-17    来源:

  我院王雅琦老师与清华大学博士研究生卢冰合作撰写的论文《汇率变动、融资约束与出口企业研发》发表在《世界经济》2018年第7期。卢冰为我院2012级本科生,卓越学术人才培养项目3期学员。

  自2001年12月加入WTO后,中国贸易总额呈现出不断攀升的态势,目前出口总额已跃居世界第一位。但与此同时,中国在出口贸易结构上仍然存在着产品技术含量低、出口附加值不高、创新能力较差等问题。根据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 WEF)发布的《2016-2017年全球竞争力报告》,中国连续三年排在第28位,这与中国在全球贸易总额中的地位形成鲜明对比(许家云等,2015)。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与此同时,报告还提出要拓展对外贸易,培育贸易新业态、新模式,推进贸易强国建设。为了促进中国对外贸易的转型升级,鼓励出口企业自主研发,增强技术创新能力,中国出台了一系列有关贸易改革的方针政策(田巍和余淼杰,2014)。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强调,要进一步深化汇率市场化改革。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胡晓炼曾多次指出人民币汇率的走强能够支持中国经济结构的优化配置,中国央行将进一步推进汇率改革。此外也有众多研究表明加快汇率改革、形成更加弹性的人民币汇率有利于提升出口企业核心竞争力,增强出口企业自主创新的能力,促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据此,本文基于2000-2007年匹配的中国海关和工业企业数据库,研究了汇率变动对中国制造业出口企业研发支出的影响,并进一步区分处于不同融资约束状况下企业的异质反应。结果表明,企业层面实际有效汇率升值显著促进了出口企业研发支出活动增加,且企业受到的融资约束越轻,这种效应越明显。

  汇率变动可能会通过两种渠道对出口企业创新产生影响。一方面,对企业而言,汇率升值是一种“负向冲击”,会通过给出口企业增加竞争压力而增加其研发创新的动力。当面临本币升值时,如果出口企业无法及时调整产品的本币价格,以外币计价的产品价格会上升,企业产品竞争力下降。从市场结构因素来看,高质量产品由于技术复杂度高,生产门槛较高,因此生产高质量产品的企业面临更少的市场竞争者,从而可以在本币升值时更自由地调整价格以维持自身的利润(Auer和Chaney,2009;王雅琦等,2015)。与此同时,因为竞争加剧,出口企业的利润率降低,流动性下降。此时企业进行研发支出的机会成本会下降。在两种力量的共同作用下,为了提升自身竞争力,出口企业会努力提高自身产品质量,将更多资金用于研发支出等长期投资。目前也有一部分文献发现人民币升值的确会通过竞争效应提升出口产品质量(许家云等,2015;余淼杰和张睿,2016)。基于中国2000-2006年匹配的中国海关和工业企业数据库,余淼杰和张睿(2016)发现了人民币升值带来的竞争压力显著促进了出口产品质量提升。

  另一方面,中间品进口也可能是汇率升值促进出口企业研发的渠道之一。中国出口长期以来存在着“大出大进”的现象,即很多出口商同时也存在着进口行为。在我们的样本中,大约有75%的出口企业同时存在着进口行为。汇率升值可以通过引导出口企业引进更先进的外国技术或设备。以我们的研究对象为例进行分析,人民币升值时,中国出口企业的进口成本相对下降,企业可选择的技术设备和中间投入品选择范围扩张。在此情况下,中国出口企业会更可能进口更多的先进技术设备和中间投入品,增加研发支出。另外,更多的先进技术和中间投入品也可以促使出口企业更好地进行新产品的研发,从而进一步促进出口企业进行研发投入,提升自身的生产效率。Gopinath和Neiman(2014)发现阿根廷货币大幅贬值的期间(2001-2002年),中间品进口大幅下降是导致阿根廷全要素生产率大幅下降的最主要原因。张杰等(2015)基于2000-2006年中国海关和工业企业数据库的匹配数据,发现中间品进口对企业生产率产生促进作用。Chen等(2017)发现进口中间品会使得企业增加其研发强度。我们的文章也得到了类似的结论,当人民币升值时,进口中间品比例更高的出口企业研发支出会增加更多。

  本文的研究具有重要的政策意义。第一,根据传统的贸易理论,人民币升值会抑制出口企业表现,对中国出口导向型经济产生负面影响。本文则从另一个视角探究了人民币升值可能对中国出口带来的正向效应。面对人民币升值冲击,一方面企业可以进口更多种类、更高质量的中间品,从而利用知识外溢对国外先进技术进行消化,另一方面企业面对竞争压力将更多的资金用于创新行为,采用新技术、新工艺等提升产品质量,提升自身竞争力。从这一效应来看,人民币适度升值有利于中国出口结构调整,缓解中国过往粗放式以低价低利润渠道占领市场的策略,提升“中国制造”的含金量。第二,中国现阶段金融市场化改革并没有有效缓解金融体制对私营企业发展的抑制效应,融资渠道仍是制约着中国出口企业进行创新活动的重要因素。人民币升值是否会促进出口企业研发,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出口企业本身受到的融资约束状况。因此中国有必要继续大力推进金融市场化改革,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减轻出口企业面临的信贷约束,为出口企业尤其是私营企业进行创新活动提供更加充足的资金支持,从而促进中国长远的经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