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教师观点

【王雅琦】出口产品质量与中间品供给

作者:     日期:2018-09-26    来源:

  我院王雅琦老师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张文魁研究员、清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洪圣杰老师合作撰写的论文《出口产品质量与中间品供给》发表在《管理世界》2018年第8期。

  我国外贸总额于2014年一举超过美国,现在已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贸易大国,但是不是也是一个贸易强国呢?本文将选择这样一个角度,即从出口产品质量,特别是从中间品供给对出口产品质量的影响,来审视我国对外贸易。本文的分析结果将表明,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还算不上贸易强国,出口产品质量波动性较大,并且受到进口中间品的严重制约,一旦中间品供给出现问题,出口产品质量将明显下滑。2018年春夏之际,美国政府对我国企业中兴通讯公司实施中间品进口限制,就暴露出这个软肋。

  近年来,国际贸易保护主义重新抬头,特别是美国推行“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政策,而且其他国家针对我国外贸的各种限制措施尤其是高科技中间品进口的限制措施明显增加,使得我国经济面临更加严峻的挑战。本文的分析也将表明,相对于外资出口企业而言,我国内资出口企业的产品质量受制于中间品进口的程度要小得多,进一步提高国内重要中间品行业的生产能力,未来将具有重要意义,而这些行业生产能力的提高,需要加大对内资的开放程度和加大研发力度。

  本文的分析深入揭示了中间品供给在我国贸易中的至关重要性。尽管从出口结构上看,我国机电产品和其他高新技术产品的出口占总出口比例在逐年上升,呈现可喜现象,但生产这些产品的母机、高级精密仪器以及核心元器件主要依靠进口。事实上,我国进口产品中,金额靠前的产品主要是多元件集成电路,原油,铁矿砂,农产品,电子计算器零附件,半导体器件,机动车辆用制动器,精炼铜,取像模块,通信设备,等等;还有一些产品尽管进口金额不大,但在使用量中占比很高,主要是精密尖端加工设备以及基础元器件和特种材料。可见,这些主要或重要进口品中,除了能源、矿石、农产品等大宗商品以外,几乎都是关乎出口产品质量的中间品。从数据上看,2004年以后,我国中间产品进口占全部进口的份额就已超过60%,2014年起已成为全球排名第一的中间品进口国。这些中间品的核心技术和核心材料大多由美国等发达国家掌控,因而中国企业的生产过程和产品质量时时都有可能受到国外限制的威胁。

  金融危机之后,我国出口增速明显下降,到了2017年才有所回升,这引发关于我国出口竞争力的诸多讨论。本文对出口产品质量变化及其影响因子的深入研究,无疑有助于认清事情的实质,有助于我国在新时期制定正确有效的贸易政策。基于中间品进口在我国贸易中的重要性,深入分析外部供给负面冲击对我国出口产品质量的影响,也有助于我们探寻合适的应对措施。本文的研究表明,中间品进口下降,会导致出口产品质量明显下下滑。本文还发现,中间品供给对加工贸易企业以及外资企业的出口产品质量的影响,远远大于对一般贸易内资企业的影响。本文也分析了国内上游制造行业对中间品进口的替代能力,发现国内上游制造业产能可以部分地承接中间品进口需求,对外部供给负面冲击有一定的缓冲能力,这也从出口企业所在行业上游产能异质性的角度,部分解释了为何各出口行业所受冲击有大有小的现象。

  中间品进口的负面冲击,对我国出口产品质量的不良影响,对我国整个供应链和整体经济的不良影响,正在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如果贸易保护主义在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继续蔓延,未来我国中间品的外部供给或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本文的研究至少有两点政策启示。第一,从当前看,要推动我国出口质量升级,必须高度重视外部中间品供给的变化,严密监视国际局势变动给出口部门带来的负面冲击,要尽早筹划各种预案,以做到有备无患。第二,从长远看,我们必须要大力推进国内中间品生产行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行业对国内各种资本的开放度,构建公平有序的竞争环境,加大研发力度和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促进我国尽早形成高质量贸易和高质量发展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