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教师观点

【王忏】土地财政和中国经济波动

作者:     日期:2018-02-23    来源:

  近日,我院教师王忏与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的赵扶扬博士、龚六堂教授合作的论文《土地财政和中国经济波动》发表在《经济研究》2017年第12期。

  内容提要:本文通过对我国2008-2016年的数据整理发现,经济上升时,住宅用地价格与基础设施投资同步上升,但地方政府对企业的征税却反向变化,即存在地方税收政策的反周期现象;同时我们也发现,住宅用地价格在大小和波动上均显著大于工业用地价格。根据发现的特征事实,我们构建了一个反映中国地方政府土地财政行为的DSGE模型。在本模型中,地方政府区分了住宅用地和工业用地、用税收收入和卖地收入为基础设施建设融资,并求解Ramsey最优财政问题。我们通过对模型的贝叶斯估计,从理论和数量上剖析了土地财政动态加速器机制,并发现这一机制能够很好地解释上述中国经济波动的特征事实。

  关键词:土地财政  基础设施建设  差异化地价  税收反周期  经济波动

 

  利用2008年到2016年的数据,我们发现住宅用地地价和工业用地地价之间存在巨大差异:工业用地价格处于极低的水平(低于住宅用地价格的1/10),并且在波动和增长上都远小于住宅用地价格。同时,工业用地地价与住宅用地地价在一定程度上有负相关性,与基础设施投资也有类似关系。另外,地方向企业征收并留存的税收(地方留存的增值税、营业税、企业所得税)与住宅用地地价和基础设施投资之间也有一定程度的负相关性,即地方税收存在反周期现象。

  为解释这些特征事实,我们在Liu et al.(2013)的基础上,引入地方政府行为,建立一个中等规模的动态随机一般均衡(DSGE)模型。本文将地方政府视为Stackberg均衡中的“leader”,通过选择最优税率、最优基础设施投资水平、最优工业和住宅用地供给等变量来求解Ramsey最优财政问题。为了对地方政府基础设施建设行为建模,我们设定基础设施投资水平进入地方政府目标函数,并对生产有正的外部性。

  此外,我们把土地市场分为住宅用地市场和工业用地市场。虽然其他国家也对土地市场和土地用途有一定的管制,但没有一个国家的政府能够像中国地方政府一样具有强大的土地一级市场垄断能力。

  本文模型机制如下:一个对住房需求的正向冲击发生后,地方政府调节住宅用地供给,抬高住宅用地地价,放松了其预算约束。预算约束的缓解为基础设施投资的增加和企业税收的减少创造了条件,这两点直接促进了企业的生产和投资。除此之外,地方政府还会抑制工业用地价格的过度上涨,降低企业成本。由于生产要素的互补性,基础设施投资的增加会提升私人资本和劳动的边际生产率,进一步促进私人投资和就业。类似地,工业用地的边际生产率也会上升,进而促进了企业对工业用地的需求,造成潜在的工业用地价格上涨的趋势。然而,由于土地总供给是外生给定的,地方政府抑制工业用地价格波动的倾向必将导致其抑制对住宅用地供给的增加,住宅用地价格则得到进一步提升。可以论证,抑制住宅用地供应量带来的财政损失小于住宅用地地价上升带来的财政收益——地方政府的预算约束得到了进一步缓解。另外,工资上涨带来的财富效应会进一步刺激家庭户对住宅用地的超额需求。这两点形成了土地财政加速器机制,强有力地刺激了经济。

  我们的模型证明了地方政府土地财政行为可以有力放大经济波动。在没有任何政府行为的反事实模型中,房屋需求冲击的作用并不像在本文基准模型中那样大。同时,我们的模型还证明了分割土地市场以及差异化的土地价格的重要性,在具有统一土地价格的反事实模型中,经济波动也不像在本文基准模型中那样大。因此,差异化的土地价格确实给了地方政府更大的选择空间和政策自由度,以促进地方经济繁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