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教师观点

【刘向丽】 股指期现货市场间的信息溢出和相关性研究——基于ADCC-TGARCH模型和CCF检验

作者:     日期:2016-12-28    来源:

  《系统科学与数学》于2016年4月发表了我院刘向丽教授与博士生朱莉的论文《股指期现货市场间的信息溢出和相关性研究——基于ADCC-TGARCH模型和CCF检验》。

  股指期货在世界各国已成为一种大众化的指数型衍生品。由于其流动性强、交易成本低、允许卖空、高杠杆率等特征,股指期货成为投资者对冲组合风险的重要工具。从而研究期现货之间的信息溢出效应已成为学术界与实务界广泛关注的热点话题。通过研究股指期货与标的现货之间的信息溢出效应,可以检验哪个市场对于信息的反应更快,两个市场之间的联系如何,哪个市场起主导作用。

  本文选用2012年1月至2014年3月间沪深300股指期现货数据,首次尝试在非对称的DCC-TGARCH模型的框架下,考察了转融券实施前后沪深300股指期现货的动态条件相关性,并结合VECM模型和CCF检验考察两市场间的信息溢出效应。我们的研究主要从以下三方面展开:一是从收益率角度,利用VECM考察两市场的均值溢出效应;二是从非对称的角度,利用ADCC-TGARCH研究两市场间波动率的动态相关关系;三是从波动率角度,基于VECM-ADCC-TGARCH的标准化残差的基础上,利用CCF检验考察两市场间方差的因果关系和波动率的溢出效应。

  实证结果表明:

  1、从均值溢出的角度看,转融券实施前,期现货市场间有相互的均值溢出, 股指期、现货收益率受前一期期货收益率的影响较大;转融券实施后,存在期货对现货的单向均值溢出,股指期货收益率受前一期期、现货收益率的影响不显著,股指现货收益率受前一期期货影响显著。总体来说,当期货与现货价格发生偏离时,因为指数期货被认为承担了聚集市场信息的功能,价格的纠正过程主要表现为现货价格向期货价格的调整,加上其便利的交易机制,所以期货对市场信息反映更灵敏,反映了我国股指期货市场在确定价格的过程中起主导作用,在一定程度上发挥了价格发现的功能。

  2、从波动率溢出的角度看,转融券实施前,风险的溢出主要是从期货市场到现货市场,瞬时风险溢出显著,不同的滞后阶数下两市场间几乎不存在方差的因果关系;转融券实施后,波动率溢出效应的增加,瞬时风险溢出显著,不同的滞后阶数下存在显著的方差的因果关系,即显著的风险溢出,特别是在2、3阶,同时存在期货向现货或者现货向期货的溢出效应。

  3、从相关性的角度看,转融券实施前,两市场的动态条件相关性呈下降趋势,但是仍然显著相关,相关性无显著的非对称性;转融券实施后,两市场间的相关性波动较频繁,有显著的非对称性,且相关系数整体下降。同时我们可以得到结论,动态条件相关系数的非对称性没有条件方差的非对称性广泛存在。

  本文的研究意义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补充了我国对股指期现货市场在信息溢出方面和非对称动态相关关系的研究,有利于我们更好地把握期现货市场之间的传染机制,也为机构投资者资产组合、风险管理决策提供依据;二是在ADCC-TGARCH的框架下研究了股指期现货的互动关系,验证了相关性存在非对称性,但是并不像波动率的非对称性普遍存在;三是我们的数据选取从2012年1月4日到2014年3月24日,期间包含了一次重要的微观市场结构变化——转融券的实施,我们研究转融券实施前后股指期、现货市场间的信息溢出及其互动关系的变化。